钱钱爱夏夏0813

呵呵

回家

(二)再见闷油瓶

青铜门前。

 

吴邪抬起头看着这依然紧闭的大门,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自己真没容易就到了大门前,没碰到任何的机关、没遇到任何的怪物,甚至连绊脚的石头都没踩到一块儿。

 

这不科学,真的很不科学。在遇到那群飞天蝙蝠以后,吴邪已经做好了和天斗和地搏的决心,却独独没想到,会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来到青铜门前。

 

先不去想这些,既然来了,就一定要先把门打开是正事儿,不过怎么开门呢。那个该死的闷油瓶子,只说让自己带着鬼玉玺就能打开青铜大门,却忘了告诉自己要怎么做,不过可能就连张起灵都没想到,会真有那么一个人将他的话牢牢的记了十年、真有那么一个傻子会再一次把自己送上了不归之旅。

 

吴邪将鬼玉玺捧到了眼前,那由内向外发出的悠然的绿光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,但整个鬼玉玺却散发出更为凌冽的寒气。

 

要怎么去开门呢?吴邪看了看手中的鬼玉玺,又望了望面前紧闭的大门。不由自主的站在青铜门前,用没受伤的右手将鬼玉玺高高的举过头顶。

 

青铜大门安安静静的耸立着,门依然紧闭着。

 

“难道要有什么开门的咒语?”吴邪暗自想到,“难道是……”

“芭芭拉能量,开启。”

 

然后,吴邪就以这种诡异的姿势、张大着嘴、可耻的沉默了;因为门真的在他眼前缓缓的打开了。

 

“我操,我是不是该逃呀?”这是吴邪唯一能想到的,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连高举过头的手臂都没放下来。

 

没有可怕怪物出现、也没有阴兵们排队游行、甚至连惊悚剧里的烟雾都没有出现;青铜大门就像一扇普普通通的大门那样,在吴邪面前打开了。

 

张起灵也像一个普通人一样,慢慢的从门里走了出来。看着向自己走近的张起灵,吴邪似乎又有了那种错觉,没有终极、没有青铜大门、没有那见鬼的约定、更没有逝去的十年光阴;自己还是曾经的天真无邪、面前的人还是那个永远没有任何感情波澜的闷油瓶。

 

“吴邪。”张起灵已经走到了吴邪面前,一双深邃黝黑的眼眸,深不见底。

 

“小哥,”即使已经练得百毒不侵之身,看到这个人,吴邪还是会变怂,“小哥、你,你,最近怎么过的怎么样?”问完了,吴邪就想给自己一巴掌,说啥呢,在奇奇怪怪的地方待了10年的人,能过得怎么样?

 

“嗯,还行。”张起灵依然紧紧盯着吴邪。

 

“小哥,那什么……”

 

“吴邪,你老了。”

 

看着一本正经说出这话的闷油瓶,吴邪“噗”的笑了出来,这一笑,就似乎再也停不住了,从开始的小声窃笑,到抑制不住的扬天大笑,到最后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,吴邪似乎是要将这十年的份额全部笑出来。

 

看着笑个不停的吴邪,张起灵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好像是平静的湖面上一闪而过的涟漪,迅速的掠过眼角,然后又在黝黑的眼睛里凝聚成亮点星火,转瞬间又消失在眼波深处。

 

也许是感受到了张起灵的目光,也许是张起灵表现的太过冷静,也许是吴邪自己也觉得自己笑得太缺心眼儿了,吴邪止住笑,尴尬的站起来,咳嗽了两声,抬眼看了看张起灵。依然是平静如水的目光,那双眼睛似乎在盯着吴邪,但吴邪在那双眼里却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

暗自叹了口气,还抱着什么不切实际的梦想呢?不是一早就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吗?十年前的那场告别仪式,可能燃尽了眼前这个人所有的热情与关注,而十年与“鬼”相伴的日子,彻彻底底冷却了他。对于现在的张起灵来说,剩下的可能只有那存于骨血中的执着与犀利。而吴邪也知道张起灵想要什么,那是自己唯一能给他的,也是自己欠了十年的帐。

 

靠,还以为能赖账呢,看来不行,自己瞎蹦跶了十年的时光,在这个人的眼中,其实一切还都维持原样没变。除了,自己真的老了、累了。好吧,一切该结束了。

 

拍拍身上的尘土,整理好剩下的装备,把小哥下山可能用的到的东西放到背包里,其他的随手扔在一边。然后站起身,走到张起灵身边,伸出双手,紧紧搂住了他。

 

“小哥儿,你好,欢迎回来。”

 

“小哥儿,再见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回家

(一)

皑皑雪山之巅,一望无际的银白,远处初生的朝阳将连绵起伏的山脉镶嵌上了辉煌的金色,却更显得近处寒风凌冽、寒冷刺骨。

 

“天气不错,景色也不错。”吴邪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,“要是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天,小爷我就不至于那么惨烈了。”满不在乎的语气,似乎不掺杂任何情绪在里面,但是微微颤抖的手指,还是暴露了些什么。

 

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跪在群山环绕中的虔诚的身影,那个从不回头坚毅又强大背影,那双从未有过任何波澜起伏的双眸。

 

“操。”又狠命的吸了两口烟,抬手将还在燃烧的烟蒂扔下了雪山,回过头,看向那个裂缝,撇了撇嘴,紧了紧肩上的背包,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。

 

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,好像无论外界的环境如何改变,这里的时间就如同停滞一般,每一条路、每一个转弯、每一片黑暗,还有那个曾经救过命的温泉,都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,吴邪似乎有种进入时光隧道的感觉,好像自己在慢慢的走回十年前的那一天。

 

伸出手,在苍白的手电光下,不意外的看到了胳膊上的伤疤,一道道丑陋的印记,似乎在提醒着吴邪这十年对他而言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时间,长到已经不会有人去相信一切可以重来、或是会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

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默默的倒数,来到了道路尽头,不意外的,像十年前一样,眼前已经没有路了,或者说,像十年前一样来到了张起灵将吴邪硬生生推开的地方。但吴邪也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二缺了,不会再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。

 

关上手电,从容的拉过身后的背包,拿出那枚鬼玉玺。张起灵曾经说过,这鬼玉玺是打开青铜大门的钥匙;那吴邪很想知道,现在这枚劳什子玉玺能不能带自己走到青铜大门前。

 

在以往的岁月中,吴邪曾经无数次的研究过这枚鬼玉玺,甚至曾用最为现代精密的仪器进行过分析,但却没有任何结果,无论年代、材质、内部结构或是工艺,没有人能或是仪器能得出一点儿结论,这枚玉玺就如同它曾经的主人一样,永远不会给任何人任何的答案。

 

小花曾经说过:“干脆把这个东西碾碎,看看会不会真的天崩地裂。”吴邪没有理他,只是把鬼玉玺藏在了怀里。“你不会真的想十年后用这个找一个看门人的工作吧。”小花古里古怪的说道,看到吴邪依然没有回答,小花不禁大声起来:“吴邪,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。张起灵进去了,就不可能再出来,你真以为他是神仙吗?”“不,小哥会回来的,他说过,让我十年后再去找他的。”这以后小花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了,吴邪突然明白,自己原来是在等待,等待约好的那天的到来、等待那个从未失信于自己也从未对自己承诺过什么的人回来。再后来,不知从哪天起,吴邪就放弃了对鬼玉玺的研究,把它锁在了自己卧室中的保险柜中,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才会拿出来,在烟雾缭绕的室内,静静的端详,但那鬼玉玺似乎像沉睡了一样,静静的在一片黑暗中沉睡。

 

而今天,在这山腹中,周围一片黑暗,鬼玉玺却发出幽幽的绿光,吴邪注意到,这光是从鬼玉玺中心发中的,而正是这一点点的光源,却似乎唤醒了这沉睡已久的一切。

 

吴邪急忙向四周望去,发现周围也不再是一片黑暗,反而出现了很多绿色的光点,绿光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密集,就连脚下也出现了可疑的绿色。吴邪微微皱了皱眉头,直觉告诉他,有危险靠近了。

 

那点点绿光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,就连脚下的绿光也舞动了起来,耳边也传来了“嗡嗡”的蜂鸣声。

 

“糟糕,山不会要塌吧。”看着如同乱舞的群魔样摇曳的绿光,吴邪有了不详的预感,一错神儿的功夫,所有的绿光就如同得到什么警示一样,飞速的汇聚在一起,然后向吴邪冲来。

 

在绿光在一起汇聚的时候,吴邪借着手中的鬼玉玺那幽暗的光芒,已经看清楚了,那些绿光是无数蝙蝠的眼睛,在反应过来要躲避之前,就看到那点点绿光变成一大团的绿色光球向自己砸了过来。

 

“我靠。”凭着近几年艰苦训练的本能,吴邪侧身躲过了第一波的攻击,但由于惯性,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紧握在手中的鬼玉玺也滚落到了地上。吴邪觉得自己似乎听到骨头与石头撞击的声音,从左肩部传来的疼痛迅速蔓延了整个儿左臂。

 

“完了,骨折了。”吴邪不敢怠慢,迅速用右手固定好左肩,忍住疼痛,从地上站了起来,抬起头;那一大团绿光一击未中,却也不在动弹,只是浮在半空中;蝙蝠“啪啪”的拍动翅膀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急,绿光也越来越亮,吴邪知道它们是在酝酿第二波的进攻。

 

吴邪知道,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,是无法与这群东西周旋太久的,而且自己的任务是来找人的,而不是打架的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迅速闪人。想到这儿,吴邪慌忙向四周看了看,周围就像刚刚一样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,依然是除了自己来的那条路以外,再也没有别的出路了。

 

吴邪心中不禁焦躁起来,再抬头看了看那团绿光,说也奇怪,虽然耳边的“啪啪”声越来越大,但那绿光却只是停在山体之间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

吴邪眼睛转了转,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。他忽然又坐在了地上,拉过自己的背包,打开拉链,从里面掏出一些药物和绷带,然后不紧不慢的开始处理自己的外伤。上好药、固定好左肩、还打了一针的抗生素,吴邪又十分淡定的把东西放回书包里,拉好拉链,再次把书包背回身上,站起身,走到那枚鬼玉玺旁边,弯腰捡起玉玺,抬手向那团绿光扬了扬。

 

“小哥,你阻止不了我,我必须要进去。”说完,吴邪就缓慢却坚定的朝那团绿光走了过去。

 

随着吴邪一步步的逼近,那绿光似乎更加躁动不安起来,除了蝙蝠们拍动翅膀的声音外,吴邪还感到了空气中还有一种奇怪的波动感;顾不上细想心中的违和感是什么,吴邪现在只有一个念头“把那个该死的闷油瓶,从那个鬼地方揪出来。”

 

吴邪越走越近,几乎已经走到了绿光的下面,那团原本还算安分的绿光,突然快速的膨胀起来,不停的涨大涨大,然后化作一道绿箭向吴邪刺了下来。

 

“啊。”反射性的低下身子,抱紧脑袋,做好了要被蝙蝠啄的准备,那绿色长箭却在要碰到吴邪的瞬间,散乱开来,再次化成点点繁星,消失在一片黑暗中。

 

“呼。”吴邪送了口气,从地上站了起来,苦笑一下,“小哥,你这又是何必呢。”

 

手中鬼玉玺的光似乎比刚才亮了些,借助这点儿亮光,在刚刚那团绿光的后面的石壁上,果然看到了一条通道,犹豫了一下,将鬼玉玺护在胸前,吴邪猫腰走进了通道。

 

依旧是熟悉的道路,依然是梦里出现无数次的感觉,吴邪深刻的知道,大门已向已然开启,自己已经无法回头。下次能从这里出去的只能是一个人,自己或是张起灵。